您所在位置: 首页 > 业务资讯

医事法律业务专业委员会 (2018年3月)

发布时间:2018-03-27 浏览数:356

业务资讯

实施健康中国战略

在党的第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要完善国民健康政策,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并提出各项新要求:

一、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全面建立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加快建立分级诊疗制度,推进多种形式医联体建设,构建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提高医院经营管理水平,加快建立符合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健全全民医保制度,逐步理顺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制度和大病保险制度。健全药品供应保障制度,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分级联动应对机制。

二、完善国民健康政策,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把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协调加快卫生与健康领域基本法立法进程,把健康融入经济社会政策制定的全过程、各环节。

三、以强基层为重点,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和全科医生队伍建设。把更多的人才技术引向基层、更多财力物力投向基层、更多优惠政策向基层倾斜,促进重心下移资源下沉。深化医教协同,大力培养全科医生。优化和完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建立完善激励机制,提高签约服务率。

四、坚持预防为主,预防控制重大疾病。发布《食品安全标准管理办法》,加强食源性疾病监测工作。

五、坚持中西医并重,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落实中医药法律法规,深化国家中医药综合改革示范区建设,推进中医临床优势培育工程,实施中药标准化项目,促进中医药服务贸易发展。

六、支持社会办医,发展健康产业。深化“放管服”改革,简化三级医院设置审批,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设置审批与执业登记“两证合一”。制定康复医疗、护理、健康体检等6类独立设置医疗机构基本规范,扩大投资空间。推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在健康医疗领域的发展应用。推进科技创新2030健康保障工程。

七、加强人口发展战略研究,促进家庭和谐幸福。实施好全面两孩政策,充分发挥政策效应。健全完善税收、社保、家庭发展、托幼服务等社会经济政策,与生育政策配套衔接。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推进医养结合试点,推动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近日两会召开,医药卫生界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围绕“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对未来医药卫生领域发展提出多项具体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姚树坤:推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全国政协委员、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姚树坤表示:“转变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模式,推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强化基层医疗卫生服务网络功能,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任务,也是新形势下更好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重要途径。”

虽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初见成效,但家庭医生推广度不高。各地家庭医生服务实际签约率和设定目标都有很大差距,家庭医生制度的普及化仍面临极大挑战。

姚树坤委员建议,应加强信息化建设。建立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信息平台,有机整合基本医疗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信息,加快区域医疗卫生信息数据中心建设,实现基层医疗机构之间、基层医疗机构与公立医院间的信息交换共享。同时,还要进一步整合医院和社区健康服务中心的医疗、预防、保健、康复等医疗卫生资源和服务链条,以“家庭医生服务团队”的模式为签约参保人提供规范的家庭医生服务。

全国政协委员徐自强:培养全科医生保障居民健康

全国政协委员、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徐自强根据其在急诊科多年的工作经验,表示:“基层社区医疗人才缺乏,合格的全科医生不足。以郴州市为例,目前部分社区医院没有全科医生,大部分医务人员没有经过全科专业的转岗培训,医务人员的工作年限比较短,他们当中一部分人员没有事业编制,当有更加合适的工作单位时,随时都会从社区医院“跳槽”,另谋高就,许多乡镇卫生院只有寥寥无几的助理执业医师”。

徐自强认为“应完善社区、乡镇卫生院全科医师签约制度,提高全科医生的待遇,利用多种措施改进基层医疗机构的工作环境,让全科医师学有所用、安心工作,让经过严格规培的全科医师下沉到社区、乡镇卫生院,有利于分级诊疗政策的落地”。

郭玫:中医药是“中国服务”重要组成部分

全国人大代表、甘肃中医药大学教授郭玫称:近几年,甘肃依托中医药资源优势,通过建立海外中医医疗和培训机构,加大中医药文化传播力度,增强国际社会对中医药的认可度和接受度。通过“以医带药”,甘肃中药产品出口量逐年提升,已成为甘肃对外贸易的新抓手。

为了进一步扩大中医药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中的优势,建议国家层面加强对“一带一路”中医药走出去的支持力度和科学规划。从顶层设计上完善中医药走出去的长效保障机制,规划中医药对外交流人才库,协调解决中药海外注册和准入问题,推动中医药海外立法和进入当地医保。

周汉民委员:三举措完善医养结合养老服务体系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表示:当前我国医养结合体系建设存在养老机构医卫资源配置不足与老年人过度医疗之间的矛盾。

周汉民认为,医养结合应该是先“养”而后“医”,以“医”补“养”。医疗服务在老年人生活中充其量只应扮演配角,养老护理是重心。养老护理服务质量的优劣直接决定了老年人生活质量的高低。对伴有慢性病和身心功能障碍的老人而言,养老护理尤为重要。

对完善我国医养结合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周汉民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建立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间的巡诊、送诊、转诊机制。二是以社区家庭医师制度为基础,实施分级医疗转诊制度,避免过度医疗和过度用药的发生。

三是加强培训,提高养老护理人员的医卫素养和技能。建议对养老护理人员实施“学历教育+国家资格考试”培养模式。此外,我国也可通过修订现行法律法规或另立新法等方式,从法律层面保证上述受过专门医疗处置行为知识技能培养培训的养老护理人员可以在一定条件、场合下代替护士乃至医师,对老人实施鼻饲、吸痰等以导管护理为主的准医疗行为。

在新时代的发展下,对健康中国也有了新的要求。这些要求可说从大方向的整体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医院管理、医护人员培养,再到患者的医疗保障制度、二胎政策出台后初生儿的配套政策、老年人的医养结合,最后包括药品供应、监管以及中药发展,作了全方位多层面的战略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