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周年庆 > 媒体报道

从军人到律师

发布时间:2018-08-08 浏览数:364

来源:南方都市报 记者:吴笋林 董晨曦 通讯员 钱可屏 吕佳娜 通讯员供图




感知城事温度 品味市井人生
    翻开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白蓝相间的海魂衫内,红五星和军绿色帽檐下,扑面而来的是一张张年轻而朝气的脸庞。一幅幅颇具年代感的画面,向外界述说着他们那段激情燃烧的军旅岁月。
    今年“八一”建军节前夕,广州市律师协会主办了一场广州地区退役军人律师座谈会,共有19名退役军人律师出席。他们当中时间最长的曾从军27年,最短的当兵5年,有的上过前线,有的曾在抗美援老部队服役,有的曾是“天之骄子”海军航空兵,也有的当过炮兵、步兵,或文艺兵。退役之后,他们通过重新学习投身法律事业,成为广州早期律师行业的“中流砥柱”,其中不少人至今仍活跃在法律服务一线。在谈到历史大潮下,如何看待从军人到律师这一身份和社会角色的转变时,他们说其实军人和律师有着一定的共同特质,那就是“都要能吃苦、守纪律、敢担当”。
    
    “老班长”胡朝晖:放弃公职自主择业
    王亚和律师现执业于广东正平天成律师事务所,他曾于1968年入伍,服役于广东省军区独立第一团,曾立过三等功。1981年,王亚和从部队退伍,被安排进入广州市司法局工作。后来通过学习成为一名律师,“开始了我30多年的律师生涯”。有过13年当兵经历的王亚和是广州律师界的“老资格”,他曾担任第三届广州市律师协会会长,并先后担任过多家国办律所的主任。
    “我感觉作为一个曾经的军人,在从事律师工作以后,军人的本色我还是保持着。”王亚和说,做什么事都准时,说出去的话要算话,接受了当事人委托就一定会把事情全心全意办好,“准时、有担当、说话算数,军人是这样,当律师也应该这样”。
    现在执业于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的胡朝晖律师,在2017年曾入围广州市首届十大知识产权大律师评选,还是广东省涉外律师人才库成员。但鲜为人知的是,胡朝晖曾有过23年的当兵经历。“参加过老山战役,当过班长,蹲过猫耳洞,立过战功。”胡朝晖1982年入伍,2005年转业后,放弃进入公务员队伍的机会选择了自主择业,成为一名律师。
    胡朝晖说,早年在部队服役时,他曾从事过法律工作。“退役后,我曾要求自己忘记过去,不要强调曾是一名团级干部。”胡朝晖自主择业去找工作时,没有找熟人找关系,而是选择自己投简历。“去应聘过多家律所,接受律师助理的面试。”刚当上律师的时候,他连一个独立的工作卡位都没有。但通过自学英语,找准知识产权和涉外法律业务方向,一步步努力,如今的胡朝晖已经在专业方向上取得了较大成功。
    “23年军旅生涯,炼就了我不怕困难、敢于拼搏的精神品质。虽然现在是一名律师,但战斗的血液一直流淌在我身体里。”曾经的军旅经历让胡朝晖至今在说话、走路间都透着一股干脆、干练的劲儿。
  
    女兵刘伯渝:部队经历锻炼了我
    女律师刘伯渝和李亮生,是此次退役军人律师座谈会上仅有的两名女性。其中,刘伯渝在1969年10月入伍,之后有过13年的军旅生涯。刘伯渝回忆,刚入伍的时候自己年龄还很小,就从沈阳军区跟部队开赴前线———大兴安岭,成为一名医护兵。当晚乘火车抵达目的地,刘伯渝只听到战友们一个个跳下火车时,都发出“哎呦”的尖叫。不明就里的她也跟着跳下了车厢,这才跟着禁不住叫出了声。“太冷了,零下40多摄氏度的严寒,风吹过来就像刀子一样砍在脸上。”刘伯渝回忆,她和部队在那个只有森林和“黑瞎子”的地方驻守了一年左右,才撤出前线。
    后来退役时,刘伯渝先是转业到了地方司法局,继而成为一名国办所的律师。“别的律师不愿出差办案,我就经常去出差。”刘伯渝主攻经济方面的诉讼,后来广州市为服务外资企业,在开发区设立了一家开发区律师事务所,她成为早期的成员之一。“早上穿着工作装去上班,手里还提着西装,见到外商时换西装、皮鞋,工作完了又换回来。”在上世纪90年代初,刘伯渝带领几名律师一度拿下当时广州最高26万元的“天价”律师费。回忆起当兵和律师工作的经历,她说有苦有甜,“要特别感谢部队的经历,培养了我的坚强和正直”。
   
    女兵李亮生:喜欢挑战硬案要案
    女律师李亮生同样有着一段从军的峥嵘岁月。她于1969年入伍,当兵5年,1974年时退伍,曾上过前线,是一名文艺兵。李亮生退役后先是到了文化部门工作,后转入法院、司法局,最后成为一名律师。在做律师期间,李亮生曾连续几年在广州律师界创收第一。在她看来,“军人到哪里都要优秀,在办案时我们也喜欢挑战一下硬案要案”。李亮生回忆1992年自己曾代理一宗索赔案,一度面临对手的“威胁”。“我说军人连死都不怕,还怕他有什么背景。”在回忆起那段经历时,李亮生说军人的履历让她在关键时候具备一般人所没有的“勇气和担当”。
   
    “炮兵”郑锋:律师应和军人一样有担当
    目前执业于广东纵横天正律师事务所的郑锋律师,曾有过18年的当兵经历。他于1987年转业,次年就开始准备考律师,一直到1990年终于如愿成为一名律师。
    在总结军旅生涯和律师工作的共同特质时,他认为军人和律师,都要有爱国情怀,要忠于祖国,“律师的文化建设中不能缺少爱国的内容”。另外,军人和律师都要会吃苦。勇于吃苦是军人的一个特征,要练就过硬的军事本领,不能吃苦在部队是待不下去的。郑锋在部队是炮兵,“当新兵的时候,经常5公里武装越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在坚持”。他说,他所在的部队就是要负责准备炮兵阵地,“经常在沙石地带,手磨出泡。”
    郑锋说,军人的吃苦精神,是一种巨大的精神享受,也是一种特征。做律师也一样,“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要不断研究、调查,要敢于熬夜加班”,他认为能吃苦才能造就一个好律师。
    另外,郑锋认为军人和律师都要严守纪律。对军人来说,纪律就是战斗能力,对律师来说,也要在法律的框架、规则下活动,“不能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军人和律师还有一个共同特质,就是都要勇于担当。郑锋认为,律师既然接受了当事人委托,就一定要有责任心有担当,“不管是大案还是小案,一定要把它做好”。他说军人的担当精神,也是一名好律师的应有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