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贸易法律业务专业委员会(2018年8月) - 业务资讯
您所在位置: 首页 > 业务资讯

公平贸易法律业务专业委员会(2018年8月)

发布时间:2018-08-07 浏览数:92

业务资讯

广东首例纵向垄断协议纠纷案落槌

近年来,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奶粉、家电等行业的纵向垄断行为更多出现在公众视野。上下游不具有直接竞争关系的经营主体间达成了排除、竞争协议,如何对其作出垄断分析?

82日,我国反垄断法实施十周年之际,广东首例纵向垄断协议纠纷案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广东高院二审认定国昌电器商店对晟世公司和合时公司“约定有限制最低转售价格条款,构成纵向垄断”的指控不成立,维持一审原判,驳回国昌电器商店的全部诉讼请求。

庭审现场

被告东莞市晟世欣兴格力贸易有限公司(以下为“晟世公司”)和东莞市合时电器有限公司(以下为“合时公司”)分别是格力电器在东莞市的总经销商和供货商,与原告东莞市横沥国昌电器商店(以下为“国昌电器商店”)2012年和2013年签订三方协议,明确约定“国昌电器商店必须遵守晟世公司市场管理规范的相关制度及要求,终端销售过程中最低零售价不得低于每期的最低零售价,不得产生任何形式的低价行为……,如若违规,晟世公司有权按相关市场规范文件予以处罚,直至取消其经营资格……”,并向原告收取了押金以保证合同履行。

2015年年初合时公司以国昌电器商店在20132月期间违反约定,以最低零售价格销售了该型号的家用空调商品为由,被罚款13000元,且未全数退还诚意押金等。20155月,国昌电器商店将晟世公司、合时公司诉至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主张晟世公司与其签订的协议约定有限制最低转售价格条款,构成纵向垄断协议,请求赔偿损失并退还押金。

晟世公司、合时公司共同答辩认为,排除、限制竞争效果是纵向垄断协议成立的构成要件,三方协议中虽约定有限制最低转售价格条款,但并不构成纵向垄断协议。

庭审中,晟世公司同时称,对格力家用空调商品实施限制最低转售价格协议的目的并非是回避价格竞争,而是为了优化内部管理体系,强化内部管理水平,提高产品质量、口碑价值、产品科技含量,提高用户体验感受。低价恶性竞争会对门店投入、售后服务、规范经营以及经销管理体系产生致命的伤害,不利于品牌保护。

2016830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国昌电器商店的诉讼请求,认定晟世公司限制最低转售价格的协议不属于《反垄断法》定义的垄断协议。原告不服,上诉到广东高院,坚持一审诉讼理由,晟世公司、合时公司坚持一审的答辩意见。

广东高院二审认为,在对限制最低转售价格行为性质的分析判断中,应当从相关市场竞争是否充分、被告市场地位是否强大、被告实施限制最低转售价格的目的及后果等因素予以考量。具体到本案,相关市场界定为:2012年至2013年,中国大陆范围内的家用空调商品市场。同时,本案涉及相关市场是一个竞争比较充分的市场。格力家用空调对消费者还达不到非卖不可亦或不可或缺的程度。

根据国昌电器商店提供的证据以及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虽然格力家用空调商品在相关市场具有相对优势地位,但是由于家用空调商品相关市场的竞争比较充分,不能认定晟世公司具有实施限制最低转售价格以达到获取高额垄断利润的目的,也没有产生排除和限制竞争的严重后果。

据此,广东高院依法认定本案《东莞地区格力电器家用空调销售三方协议》所约定限制最低转售价格条款不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不属于反垄断法所禁止的垄断协议。晟世公司、合时公司不构成纵向垄断行为。

对话法官:本案审判长广东高院民三庭副庭长 王晓明

记者:纵向垄断在司法层面应如何确立?

王晓明:《反垄断法》第14条规定,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的垄断协议。如何认定是否构成纵向垄断行为,在司法层面尚不能机械从条文字面上进行判断,重点应从两个方面来进行分析:

一是垄断协议是否以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为构成要件。垄断协议是指“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决定或者其他协同行为”。 纵向垄断协议必须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才能被认定为垄断协议。对于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之间的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应当综合考虑对竞争秩序、经济效率的影响效果、对消费者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影响效果,才能得出是否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是否属于垄断协议的结论。二是协议是否有排除和限制竞争效果的举证责任分配。由于纵向协议对市场影响的效果一般不如横向协议直接和明显,所以不宜类推适用由被告对协议不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承担举证责任。在无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应当遵循民事诉讼法“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但是考虑举证能力,且纵向垄断案件涉及对市场竞争秩序的规范,关系到社会公共利益,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案情需要,主动依职权调取证据。但如果经原告举证和法院调取证据,仍无法收集到相关证据的情况下,举证不力的法律后果仍应当由原告承担。

记者:就市场经济而言,广东首例纵向垄断协议纠纷案的判决,将带来哪些积极影响?

王晓明:限制最低转售价格协议在制止品牌内经销商之间的竞争的同时,客观上会加强品牌之间的竞争,而限制最低转售价格协议可以解决经销商之间“搭便车”,杜绝经销商以减少差价的方式开展恶性竞争。

另外,对于已经具有较好声誉和市场占有率的商品保持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有利于促进新品牌、新产品进入相关市场。根据现有证据,首先,国昌电器商店在销售格力空调的同时也销售其他品牌家用空调商品,说明晟世公司并没有限制下级经销商只能销售格力家用空调商品。格力空调的经销商可以通过销售其他品牌家用空调商品以提高销售业绩,消费者利益也不会明显受损;其次,家用空调商品对于售后服务的要求比较高。如果在销售过程中追求低价竞争,虽然可以使消费者获得短期利益,但是从长远来看,由于经营者业绩下降,提供高质量售后服务的积极性受损,会使消费者长期利益得不到保证。第三,从保护市场经济活力这个层面上来看,经营者坚持品牌定位、品质定位和价格定位属于企业自主经营权限,只要没有达到排除和限制竞争的程度,就不宜对经营者树立品牌价值、制止低价竞争的行为一概持否定态度。

作者:潘玲娜 责编:利

信息来源:广东法院网http://www.gdcourts.gov.cn/web/content/41821-?lmdm=2001